流量统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公告>> 开春第一班:2022年2月18—20日全国软组织功能解剖、系统检查与徒手治疗公益取证班  2022开春第二班:2月24—27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培训取证班  2022年3月10—13日软组织立体解剖+新鲜实体解剖众筹班  2022开春第三班:3月18—20日全国软外功能针灸公益培训取证班  热烈祝贺:2021年12月23日银质针技术操作规范立项专家论证会——圆满通过!  2021国庆银质针治痛技术提高班精彩回放!  喜迎2021国庆——10月4—6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国庆提高班  软外专家走进山东郓城——银质针疗法公益临床带教活动圆满成功!  软外走进山东——软组织适宜技术公益培训圆满成功!  关于召开2021软组织诊疗与宣蛰人银质针疗法委员会年会 暨第十二次宣蛰人学术思想研讨会(第二轮通知)  
关键字:   范围:     查看本站最新文章
  详细信息  
目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浏览新闻
想念宣爸爸(洪流)
出处:宣蛰人医学网   发布日期:2008/8/16 21:31:19   浏览次数:3412
编者的话:
 
   8月16日是宣老仙逝100天,本网站发表上海《城市导报》记者洪流先生的《想念宣爸爸》的纪念
 
文章,以告慰宣老在天之灵。  
 
   洪流先生是宣老宏伟巨著《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第1043页病例篇中的第537例患者。
 
   洪流先生还为宣老精心撰写了墓志銘。 
 
 
墓志铭全文
    
  
   这里安息着两个“大写的人”的英灵――宣蛰人骨科主任和他的夫人韩惠珍医生。
 
   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行医生涯中,这对受人尊敬的贤伉俪,分别在自己的岗位上,为数以万计的疑难病人解除了痛苦。
   
   这对夫妇对世人最大的贡献是,为了将自己的学术成果毫无保留地供后人学习、借鉴,从1994年起,不顾年已古稀体力
 
不济、老眼昏花,每天晨鸡即起、更深方歇,艰辛笔耕,将宣氏48年艰苦实践、潜心研究,在52000例手术和非手术疗法
 
的基础上总结出的确属实效卓著的经验,在2002年3月全部收入进《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一书。
   
 《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这部医学巨著,凡216万字。它记录了宣氏创立的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及用以指导软组织
 
松解手术、“以针代刀”的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和压痛点强刺激推拿等治疗严重的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国际上称为慢性
 
疼痛)的全过程;并使这种疗法的效果由镇痛变为治痛,从而攻克了国际医坛的顽固堡垒,在慢性疼痛的科研进程中取得了
 
划时代突破性进步。
    
   他全盘否定了传统的机械性压迫致痛的谬论,开创的软组织外科新学说彻底推翻了“椎间盘王朝”等一系列完全背离客
 
观实际的错误认识,在慢性疼痛的诊治方面,为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偿还了他“源之于病员”“还之于
 
病员”“造福于人类”的夙愿。
 
   斯人已乘黄鹤去,业绩彪炳留人间。  
 
                                                            患者(书内病例第537例)洪流敬撰
 
 
   今年3月洪流先生驾摩托車跌倒,摔断了左侧股骨颈和髖骨,动弹不得,有的医院要他手术打入钢
 
钉,有的医院要他把股骨換成人造的, 经宣老诊断和治疗(保守疗法)痊愈,洪流先生现活动自
 
如,携夫人与8月16日在宣老仙逝100天之际,赴宣老墓地悼念,以表感激之恩。
 
 
2008年8月16日
 
 
 
想念宣爸爸        
 
                                                           洪流
 
 
   转眼之间,宣爸爸离开我们已100天了。
 
   尽管在感情上至今沒能接受,但看到泪眼婆娑的太太每隔一周便更唸叨着:“今天是宣爸爸的三
 
七了”、“今天是宣爸爸的六七了”;每次打电话到宣爸爸的家中,再也听不到他的爽朗笑声,便
 
由得不信这是真的,于是我的眼泪便也汩汩流下,有时甚至失声痛哭。
 
   我最后一次见到宣爸爸,是在今年3月16日。那天,宣爸爸和宣妈妈听到我驾摩托車跌倒,摔断
 
了左侧股骨颈和髖骨,动弹不得,有的医院要我手术打入钢钉,有的医院要我把股骨換成人造的,
 
心急火燎地赶到舍下。在再次仔细研判了x光片,又为我详尽地作了检查,最后又为我因陋就简地用
 
跑步机作牵引架,拿出事前从家中带来的绷带等器材,为左腿断骨作了处理。他嘱咐我说:“你的
 
骨头虽断了二处,但不幸中之大幸的是,股骨颈折断处戳在里面,就好像己打了钉子:髖骨处虽断
 
了,但没有錯位,可以长得好,用保守疗法,睡上三个月,是完全能恢复的;从第二天起,他便经
 
常打电話问我病情并给予指导;以后,即使外出讲课,远离上海,也总是经常来电话鼓励我坚强,
 
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我在床上躺了六周后再摄片检查,二处骨折己基本长好,太太把X光片拿到他
 
府上,老人家看了片子非常高兴,又特地打电话要求我:“坚持平卧90天,肯定会完全长好。以后
 
再经过一段时间康复锻炼,别说开汽车,就是踢足球也没问題”。現在,我离刚受伤已140多天了,
 
事实完全像宣爸爸预料的那样,骨折处已完全长好,不仅能上下楼梯,连续行走40分钟也任何不
 
适。然而,宣爸爸却再也见不到基本康复后的我了。我也再不能听到他发自肺腑的真情实言了。每
 
思念至此,我便悲从中来,便要泪流满面。 
   
   我与宣爸爸的结缘,起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我正值壮年,由于每天骑摩托车外出釆访和
 
伏案写作、编稿,脊柱出了问题。为了治疗,可以说跑遍了全市著名的医院,也找了不少专家,都
 
说是椎间盘凸出,椎管狭窄,除了手术无法根治。而我又极不愿手术。于是,从卧室到卫生间只有
 
几公尺的路,往往要扶墻而行达半小時。太太每每看到我这个样子,便黯然神伤。然而,即使哭瞎
 
了眼睛,我的病也只有加重,丝毫未见好转。
 
   我有一个新闻界的同仁叫董秀华,她原在“康复”杂志社工作过。偶然見到我这副样子,便建议
 
我何不找宣医生看看。她对我说:“老头子本事不要太大噢,他肯定会有办法的”。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見到宣爸爸的情况,那天,我在董大姐的搀扶下到了他的府上。宣爸
 
爸迎上来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到这里来看病,便要听我的”。也不容我多说,既不要X光片,也不
 
要CT片。在给我作了详细的检查后,他乐呵呵的说:“这个毛病就是我(治疗范围)的”,在我躺到
 
他的“治疗床” ,他用极其有力的指头,从我的尾骶骨至腰椎、胸椎一处处摸按,然后便由宣妈妈
 
打皮丘,在宣妈妈给我打皮丘時,宣爸爸“一本正经”地告訴我:“我已在居委会、派出所备过
 
案,等一息你最好弹硬点,即使你拼命叫,也没人来管你。你到了我这里,只有老老实实的……
 
”,说实话,这次治疗,是我平生第一次踫到的。那个银针刺进去,是针针要命的痛呀!我抑制不
 
住地大叫,失控般地叫,而宣爸爸则是不停地笑,这是一种十分高兴地笑。我每叫一声,他便说:
 
“好,又捉牢了”。事后晓得,进针时若无感觉,则那个部位便沒有毛病,怪不得我痛得就象坐老
 
凳一样,可见病患之重,我私下里曾想过,还好爹妈晚生我几十年,要是早生几十年,或许我就
 
一个中共地下党的叛徒。只要宣爸爸拿银质针刺我几下说,不准我就什么都招供了。当然,这只
 
一个笑活。宣爸爸不是国民党,更不是日本宪兵队。但银质针根根都能刺入病变处,确实让人刻
 
铭心。这一次,我的身上共扎了89针。我的双手把董大姐的手都拽肿了。
 
   经过每周一次,共九次的针刺治疗。我的沉疴竟然痊愈了。隔了二年,又补行三次针刺,至今已
 
十七、八年了。我的老毛病没有发过,这真是神了。
 
   在治疗期间和以后这么多年间.我们夫妇俩和宣爸爸、宣妈妈可以说成了莫逆之交。他有什么事,
 
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我们夫妇俩。我们有什么事,第一时间便会告訢他们二老。隔三差四的走动,使
 
他们二老把我们当作了自己孩子,我们则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便以爸爸、妈妈称呼他们二老了,我们
 
与宣爸爸、宣妈妈的厚谊,也影响到了孩子。不久前,我儿媳给我家添了个孙子。儿媳还说,等小
 
孩滿月后要抱到福寿园给宣公公看看。
 
   我们之间所以会有这种感情,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更深的对宣爸爸的认识层面,这就是他的人是真
 
善、大善。我曾不止一次看到过他为贫苦病患认真医治,不但分文不取,还要倒贴便饭的情景,有
 
一个四川妹子,曾在他的学生手里看过,由于学生未完全给他看好病,趁到上海打工时,七寻八寻
 
找到了宣爸爸家里。宣爸爸看到来了一个苦人儿,非但没有任何不快,反而对我说,能寻到我门下
 
就是缘分,于是检查治疗,一次接着一次的全部免费。把那个川妹子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宣爸爸、宣妈妈把我们夫妇当作自己孩子,还惠及了我的至亲好友:岳母的背部、腿部疼痛给治
 
好了;小舅子的左膝自摔伤后一直寒意阵阵,只針刺了一次,至今十余年没复发;儿子的网球肘也
 
治好了。甚至是我太太的朋友胸椎骨折后痛得不行,让宣爸爸用橡皮胶一围,像穿了一副武装带,
 
当场便不痛了。第二天便完全不疼。
 
   宣爸爸看好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用门板抬来的有之、丧失活下去信心的有之、被各大
 
院宣称无法治的有之、经过宣爸爸的手,个个都活蹦乱跳的重新开始了幸福生活。不曾想,这个
 
了无数病人以新生的活菩萨在自己病了时,却没碰到如他一样有真本事的医生。从住院到仙去,
 
有40小时呀!
  
   4年多以前,宣爸爸和宣妈妈在福寿园买了一块寿穴,按照中国人的习俗,除了立碑以外,还要有
 
墓志铭。照理说宣爸爸、宣妈妈结交的名人、社会贤达不少,这个墓志铭绝对轮不到我来写。但宣
 
爸爸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而且与我约定,绝对尊重我的想法,如我写的文字有一个字要更动,
 
也必先征得我的同意,否则绝不改动。
 
   有了这么民主的前提,我完全打消了顾虑,在认真的对他的学说进行了研读,加上我的感性认
 
识,不久,一篇我至今认为不成样的文字出笼了。这就是现在树在他老人家墓畔的那块碑上镌刻的
 
墓志铭。
 
   我总天真地认为,墓地的使用为时尚早,从宣爸爸的身体状况来说,活个100岁沒啥问题。就在
 
去年春节前,我们还在一起制作熏鱼、酸辣菜,他对生活的达观和充滿热爱,至少也是一个长寿的
 
因子,更何况"仁者寿"呢?谁知道他老人家太性急了,为了发杨光大他的软组织外科学说,为了使这
 
一奇葩发挥更大实际效果,为了他的学生能尽快掌握他的技术,像他 一样拯救更多病人,使他们早
 
日脱离苦海,他不顾年事已高,仍连轴转地东奔西跑、示范、讲课,他是累死的呀!如果他能
 
“悠”着一点,或许至今我们仍可承欢于他的膝下,亲亲热热地叫一声:“宣爸爸”,他是为了中
 
国软组织外科学鞠躬尽粹而去的,所有的己受惠或将在今后受惠于他的学说和实践的人都将以心为
 
碑,难以忘怀他老人家的。
 
   宣爸爸离我们愈行愈远了,但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们。这双眼睛无语地在要
 
求着每个他熟识或不认识的人要敬业!他仿佛在说,抓紧时间吧!为着你热爱的人和热爱的事业,
 
执着地去干,是必定会有建树的。
 
   阴阳二隔奈何桥,如今相見在梦中。
 
   宣爸爸,我们想念你呀!
   
 

左侧股骨颈和髋骨骨折140天以后的洪流先生,行走自如地在福寿园漫步     
 
 
 
                                                          2008年8月16日
  沪ICP许可证号(沪ICP备07027873号) 点击到顶部
易通网络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7 宣蛰人软组织疼痛医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