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统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公告>> 开春第一班:2022年2月18—20日全国软组织功能解剖、系统检查与徒手治疗公益取证班  2022开春第二班:2月24—27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培训取证班  2022年3月10—13日软组织立体解剖+新鲜实体解剖众筹班  2022开春第三班:3月18—20日全国软外功能针灸公益培训取证班  热烈祝贺:2021年12月23日银质针技术操作规范立项专家论证会——圆满通过!  2021国庆银质针治痛技术提高班精彩回放!  喜迎2021国庆——10月4—6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国庆提高班  软外专家走进山东郓城——银质针疗法公益临床带教活动圆满成功!  软外走进山东——软组织适宜技术公益培训圆满成功!  关于召开2021软组织诊疗与宣蛰人银质针疗法委员会年会 暨第十二次宣蛰人学术思想研讨会(第二轮通知)  
关键字:   范围:     查看本站最新文章
  详细信息  
目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浏览新闻
痛悼宣老(褚强 )
出处:宣蛰人医学网   发布日期:2008/5/9 10:23:35   浏览次数:3475
 
悼 念 宣 老
                                                                                
                                                                                 上海-褚强
 
 
   当我今天中午收到“我们敬爱的宣蛰人先生于2008年5月8日上午10点20分因脑血管意外在上海
 
静安区中心医院去世”的短信时,整个人一下子懵了,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失声痛哭。
 
   我当时正在上化妆课,也不顾被画了半张浓妆的脸,拿起包直冲出学校的门拦车对司机讲“静安
 
区中心医院”。但是我自己毫无方向感,我克制不住向司机哭诉:“尽量开快些!我失去了一位好
 
老师,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我不能抱憾终生!这是医学界的损失!像他这样的人已经很少,更何
 
况又是一位如此慈祥的老人!”我一路哭诉着,希望车子再开快些······
 
   我冲向医院住院部的电梯,很慢~~~终于来了,当我随梯上了十二楼,又开始难控情绪,泪眼模糊起
 
来,十五楼的+3床,进门时有一位男士欲拦我,我先看见韩老平静地躺在病床上,另外一张病床上宣老的
 
遗体平躺着,我情难自控~~~
 
 宣老!起来呀!你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你能医治好了别人的病痛,你为什么不能管好你自己!保
 
重你自己!你应该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
 
 宣老!起来呀!用你那双有力的大手把自己支撑起来呀!
 
   这是我在内心深处地呐喊,我在内心深入地痛泣~~~
 
   宣老的手,我低下头,我的润眼下看到的是宣老的左手,我想起宣老是用右手为病人施术的,那
 
只神奇而有力的手,我站在宣老的床边极力想再看一眼那只右手,曾经医治了无数病人的手,曾经
 
吸引了多少眼球的那只手,我的视线被他隆起的大肚子遮挡住了,看不到右手,于是我转到了宣老
 
的脚边,看到了他的右手,那只饱尝了沧桑的手,曾经在他的课上我欲把我的眼球挖出来都想看清
 
宣老的手势的右手,曾经为了看这只手有多少的师兄弟妹都欲攻占有利地形。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聚
 
焦在他的中指上,那是一只残缺的中指,但就是这样一双手治好了无数的病人,而给了他们完美的
 
人生!
 
   刚进门时,欲拦我的男士说他老婆的病是宣老治好的!这几天他都陪伴在二老的左右。这是一种
 
自觉自愿的感恩行为,宣老,你是多么受人尊敬啊!
 
   听韩老讲,5日宣老还在为一位北京来的病人施术。这位北京的友人!你是宣老的最后一位病人,
 
你是幸运的,你是幸福的!
  
   2008年的5月8日,这一天,不知有多少人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在为宣老哭泣!在为医学界哭泣
 
这一天,滂沱大雨,难道老天也在为人类失去这样一位可亲可爱的老人而痛惜吗?!
 
   韩老,你是多么坚强啊!反倒劝我不要哭泣!你说:“在宣老生前,你们讲好的,不管你们两人
 
谁先走,都不能哭的,所以你不会哭!”你们二老相敬如宾,互相携持的背影一直使我羡慕不已,这
 
绝对是现代版的精典爱情故事!
 
   医学界的损失,更是推拿界的损失!
 
   我做为一位推拿爱好者,常常痛恨自己不是专业人士,不能更好的领悟宣老的教悔!
 
   有一次我的腰在练功时扭伤去了六院,等了三个小时拍了片,前后看到医生五分钟时间,说是腰
 
三横突,伤筋动骨一百天,再痛得严重只能开刀。随后几天,有机会在瑜伽馆见到宣老向他咨询,
 
老人随即让我趴在地上的瑜伽垫子上(因为馆里没有推拿床),他双膝跪在地上帮我施术,我要站
 
起来,他说:“不能逃跑!不能怕疼!”我哪里是逃啊?哪里是怕痛啊?我巴不得自己快快好起
 
来,能遇到宣老这样的贵人是我的福气!我是不能承受地承受,不能承受之重,不能让一位八十几
 
岁的老人跪着为我看病!但就是这样的老人的一双有力大手在帮我施完术后,我站了起来觉得腰骶
 
部轻松了,也不痛了。
 
   宣老的手是国宝!随后,我就开始了对宣老的追随,他在中医大的班开办了三期软组织压痛点推
 
拿班,我第一期全程参加,随后二期有空就去。别人千山万水,穿洋过海都要来听宣老的课,而我
 
是和宣老同一城市,近在咫尺,没有理由不去的。我不是医者,但是我抱着不用知道汽车是如何制
 
造的,但只求会开车的心态去学习的。
 
   慢慢地了解了宣老的理论,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为两位姐妹医治闭经,做了压痛点推拿,她们当
 
月经期就至,我兴奋、欣喜,是这份成就感促使我不断地去翻阅宣老的书籍
   而让我最后悔的是宣老“五一”的课没有去听,我是在给女儿答应在她生日这一天带她去杭州的
 
承诺中放弃了听宣老的课的,而这个放弃让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宏亮嗓音了,再也看不到他那孩童般
 
的可爱笑颜了~~~
  
   我的一位医生朋友发来短信说:“没能听到他的课真是遗憾,无法弥补了~~~”
 
   思绪万千,今夜我会无法入眠,灵魂已随宣老而去~~~
 
 
                                                                  2008.5.8夜
                                                          
    
  沪ICP许可证号(沪ICP备07027873号) 点击到顶部
易通网络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7 宣蛰人软组织疼痛医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