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统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公告>> 开春第一班:2022年2月18—20日全国软组织功能解剖、系统检查与徒手治疗公益取证班  2022开春第二班:2月24—27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培训取证班  2022年3月10—13日软组织立体解剖+新鲜实体解剖众筹班  2022开春第三班:3月18—20日全国软外功能针灸公益培训取证班  热烈祝贺:2021年12月23日银质针技术操作规范立项专家论证会——圆满通过!  2021国庆银质针治痛技术提高班精彩回放!  喜迎2021国庆——10月4—6日全国银质针治痛技术国庆提高班  软外专家走进山东郓城——银质针疗法公益临床带教活动圆满成功!  软外走进山东——软组织适宜技术公益培训圆满成功!  关于召开2021软组织诊疗与宣蛰人银质针疗法委员会年会 暨第十二次宣蛰人学术思想研讨会(第二轮通知)  
关键字:   范围:     查看本站最新文章
  详细信息  
目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浏览新闻
与韩济生院士商榷
出处:宣蛰人医学网   发布日期:2013/5/27 15:22:07   浏览次数:4060

与韩济生院士商榷

吴卫国

《宣蛰人软组织疼痛医学会》200041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2年第9期,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先生发表了“中国疼痛医学的昨天今天与明天”一文中指出:“有一些慢性痛,本身已经成为一种疾病,而不单纯是一种症状。例如:三叉神经痛、偏头痛等等,本身就是一种疾病……这是疼痛医学一个概念性的转变。”对此我有不同看法:

1、把疼痛时间的长短,作为判断是疾病,还是症状的标准,不但太简单,而且不科学。现阶段还是“疾病医学”,通过控制疾病、预防疾病最后消灭疾病,促进人类健康。确定为疾病者,必须有五个条件:①有相对独立的致病因素;②有相对独立的病理演变机制;③有相对独立的症状和体征;④通过各种诊断手段,能与其他疾病相鉴别;⑤有相对独立的治疗方法。韩院士说的“慢性痛”是否符合这五个条件呢?请大家思考。至于“三叉神经痛”、“偏头痛”视为疾病也是错误的,因为目前对它发病的原因,仍然是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在临床医学中,经常有一些原因不明的临床现象,把它们称之为:“什么痛”、“什么综合症”以及用发现这类临床现象的人来命名,这种命名,并不代表它是独立的疾病,而仅仅是代表一种临床现象。

2、“慢性痛”确定为疾病,就不需要诊断学和鉴别诊断学了。因为只要病人就诊时是说:我已疼痛三个月或半年以上,医生可以不作任何检查而诊断为:慢性痛。既然诊断明确了,我们怎样治疗呢?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止痛。不痛,病就好了,再发作再止痛。这样下去疼痛的原因永远搞不清了,病情耽误了,还丧失了最佳治疗时间。这就是把“慢性痛”,作为疾病看待的副作用。目的“是许多疑难疼痛病例有了医学上的归宿”,实际的结果是适得其反,反面会掩盖病情,酿成不可收拾的后果。这就是“慢性痛”确定疾病后必然带来临床后果。

3、“慢性痛”确定为疾病,这对疼痛医学的发展不利。因为疼痛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生理、病理、心理现象,我们需要这门独立的医学学科,就是因为它复杂。它在临床医学上的特点是多学科,只有临床各科在自己的领域内研究疼痛医学问题,才能殊途同归。现在让疼痛科挑起多学科临床医学任务,不免有些捉襟见肘。因此,去年九月我参加首届华夏疼痛会议,翻开它的论文集,90%左右的论文都在讲治疗,很少有论文讲诊断。讲诊断、讲疾病的文章,引不起重视。这不能不说我国疼痛医学界的权威人士,长期以来,在临床上一直跟着国外疼痛医学的研究方向走,不认真找“慢性痛”病因是什么?简单的搞“镇痛”,就影响了对疼痛本质的研究。在临床上在特殊的情况下我们还要“保护疼痛”,因为疼痛是生理、疼痛是本能、疼痛是“经验”。在疾病条件下,疼痛还是“信号”和“警觉”,“无痛”才是病理,“无痛症”更是基因缺陷性疾病。所以我们要研究疼痛,治疗疾病。

4、在临床上有没有以疼痛为主要症状的疾病呢?我想应该是有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还在看病的时候,遇到颈肩腰腿痛病人,都把它当作症状,用各种办法止痛,解除病人的痛苦。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认识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骨科宣蛰人医师后,他告诉我,颈肩腰腿痛的病灶在软组织(骨骼肌、筋膜、脂肪结缔组织等)病因主要是慢性劳损,病理变化是无菌性炎症引起的肌痉挛、肌挛缩,临床检查可以找到软组织与骨骼附着处有压痛点,他用软组织松解手术治疗这种病人,可以达到五年以上不复发率92%。我请他到昆明讲课,看病和做手术,效果很好。隔了五年,我又请他到昆明讲课、看病和做手术,效果更好了。这时,他说他发现的这类疾病,称之为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及相关症状,研究这类疾病的临床学科,称之为:“软组织外科学。”从病因到治疗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和可以复制的治疗方法,这样就完成了颈肩腰腿痛症状向疾病的转化。从症状转化为疾病,以颈肩腰腿痛为例,宣蛰人医师花了28年时间,做了大量的临床研究,才搞清楚了一些基础问题,后来又用了20年的时间,实现了手术疗法向推拿、银质针技术的过渡。现在韩济生院士,用一句“新概念”,就把大量原因不明的“慢性痛”称之为疾病,太随意,太草率,太不科学了。确实疼痛医学中有大量的问题需要研究,尤其表现“慢性痛”症状的这类临床问题更复杂。我们这一代疼痛医学工作者有责任把它搞清楚,这才是华夏疼痛医学,能自立于世界疼痛医学之林,而领先于世界疼痛医学的本质所在,而不在于全国综合医院中搞了多少“疼痛科”。

参考文献:

1、韩济生  《中国疼痛医学的昨天今天明天》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12  18卷  第9期  513-514

  沪ICP许可证号(沪ICP备07027873号) 点击到顶部
易通网络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7 宣蛰人软组织疼痛医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